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 > 思想理論 > 深度原創 > 正文

破解我國能源地理困局的對策研究

【摘要】受烏克蘭危機疊加疫情的雙重因素影響,全球范圍能源供需缺口不斷擴大,全球能源危機愈演愈烈。2021年以來,石油、天然氣、煤炭、稀有金屬價格不斷上漲,多次突破預期上限,國際地緣政治危機正在加劇全球經濟通脹壓力。由于國內能源供需缺口和全球能源轉型導致能源生產端收縮,中國也正在面臨嚴峻的能源安全挑戰。對此,我國需要從區域平衡、陸權延伸和海權延伸等多方面著手,切實保障能源戰略安全。

【關鍵詞】能源 煤炭 “雙碳”目標 【中圖分類號】P754.1 【文獻標識碼】A

中國能源地緣格局

1980年以來,中國能源消費總量以年均4.8%的增速快速提升,是世界平均增長率的近3倍,但國內的能源勘探、開發增速遠不及消費增長速度。中國能源資源稟賦具有“富煤、貧油、少氣”的特征,巨大的油氣供需缺口導致我國能源對外依存度高居不下。根據國家統計局公開數據,2022年我國進口原油50828萬噸,進口天然氣10925萬噸。2020年5月以來,布倫特原油價格從每桶15.93美元一路飆升至2022年3月的138.02美元,上漲近8倍。在能源需求不斷擴張、對外依存度長期保持高位、國際能源價格暴漲的多重背景下,我國能源安全受地理因素限制的威脅愈發凸顯。

首先,我國國內能源供需地理分布很不均衡,整體呈“南北分離、東西分離”狀態。東南地區為我國貢獻逾六成的國民經濟生產總值,如鋼鐵、化工等產業的能源需求較大,但是石化資源匱乏。而我國主要煤礦產區位于河北、內蒙古、大興安嶺、陜西和新疆等區域,距離煤炭主要消費區域距離較遠。伴隨國家“雙碳”目標的提出和落實,同時為應對氣候危機,我國還將在“十五五”時期逐步減少煤炭消費,轉為天然氣、風能等更加清潔環保的能源品類。

其次,國際油氣勘探新增儲量不斷下滑,油氣價格面臨上漲壓力。據英國石油公司(BP)統計數據顯示,2015-2020年全球累計發現油氣儲量785億桶油當量,這六年全球累計油氣產出量3345億桶油當量,這意味著勘探發現僅能彌補累計產出量的23.47%。瑞斯塔德能源研究公司(Rystad Energy)的研究報告指出:“2021年全球油氣發現量將達到75年來的最低全年水平。” 2021年國際新增油氣總儲量僅為47億桶油當量,這一水平較2020年下降超60%,這一信號無疑將會進一步加劇國際大宗能源商品漲價預期。當前我國油氣開采還面臨開采難度大、開采成本高等因素的困擾,尤其是在南海海域已探明的大規模海底油氣資源,受開采技術限制,深度超過300米的油氣尚不具備大規模開采條件。

最后,新能源產業尚未占據主導地位。據各省數據統計,我國“十四五”期間新能源新增裝機總量超639GW,新能源裝機總量居全球第一,但是對比我國龐大的能源消耗總量,2021年我國新能源發電量僅為14%。三北地區仍是新能源裝機主力,三北新增新能源裝機占已公布總裝機規模的66.65%,這一新能源地理分布意味著我國將會重度依賴特高壓電網進行遠距離電力調配。當下,新能源普遍具有“難消納、難并網”的特點,且不易滿足工業生產中的穩定性需求。

由于國內傳統石化資源地理分布不均衡,油氣開采轉運成本較高,新能源異地組網困難等因素,國內能源地理困局逐步凸顯,同時由于油氣高度對外依存,我國還面臨國際地緣政治緊張和進口路徑安全問題。

中國“三陸一海”能源布局與馬六甲海峽困局

馬六甲海峽是我國最重要的能源運輸通道,被譽為我國的“海上生命線”,其安全已經和石油市場的安全乃至中國經濟發展息息相關。除巴西和俄羅斯外,我國其余五大原油進口國的航運路線均需要通過印度洋和馬六甲海峽。我國進口石油通常有三種運輸方式,即海上油輪、陸地管道和陸上鐵路運輸。目前,我國僅有幾條中等規模的陸上油氣運輸管道,少部分采用鐵路運輸,其余大部分均采用海上油輪運輸,當然世界大多數國家進口石油均采取海上油輪運輸。2021年我國原油進口總量達5.13億噸,前七大進口來源國分別為沙特阿拉伯(8757萬噸)、俄羅斯(7964萬噸)、伊拉克(5408萬噸)、阿曼(4482萬噸)、安哥拉(3194萬噸)、巴西(3030萬噸)和科威特(3016萬噸),占進口原油總規模的77%。其中,海運進口占石油總進口量的92%,陸運僅占比8%,其中南美航線占總進口量的7%,不做重點研究:

①中東航線:波斯灣-霍爾木茲海峽-馬六甲海峽-臺灣海峽—中國大陸;

②非洲航線:北非-地中海-直布羅陀海峽-好望角-馬六甲海峽-臺灣海峽-中國大陸;西非-好望角-馬六甲海峽-臺灣海峽-中國大陸;

③東南亞航線:馬六甲海峽-臺灣海峽-中國大陸;

④南美航線:南美洲東海岸-巴拿馬海峽-太平洋島鏈-中國大陸;南美洲西海岸-太平洋島鏈-中國大陸。

馬六甲海峽全長1080公里,是連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航道,東南部靠近太平洋最窄處只有37公里,十分狹窄,易于封鎖,目前由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三國共同管轄。從以上航運路線可以看出,馬六甲海峽是多條航線的必經之路,占據核心地位。近十年來馬六甲海峽的威脅論不斷,不僅關乎我國各類能源、原材料進口,也影響我國商品出口和其它國際貿易。如果沒有馬六甲海峽,貨輪需要繞行東南亞,航程將延長3000多公里,大大增加航運經濟成本和時間成本。

有專家早在2005年就形容馬六甲海峽對中國是“最脆弱和最危險的通道”,這一威脅一方面源于猖獗的國際海盜襲擊,據國際海事局、中國駐新加坡企業以及東南亞一些專家提供的資料,全球55%的海盜襲擊都發生在馬六甲海峽,油輪通常是海盜的主要搶掠目標;另一方面由于新、馬、印三國的國防能力不足,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不斷插手馬六甲海峽的安全事務,動用軍事力量等介入從而實現對馬六甲海峽的控制,從而遏制中國崛起。

突破中國能源地理困局,就是在保衛中國經濟的命脈,首要重點就是保衛中國能源進口路線的安全,核心之一在于破解“馬六甲危機”。為此,我國提出并實施建設了多條陸上互補運輸解決方案。

破解馬六甲困境的最直接有效也是中方一直主導的方案是中泰合作開鑿泰國克拉運河。但由于國際勢力的干擾,以及泰國國內分裂勢力的影響,克拉運河被稱為“永遠不可能開鑿的黃金航道”。泰方“擔心”運河將有可能導致國家南北分裂,目前該項目處于被迫擱置狀態。

早在2004年,中國同哈薩克斯坦合作規劃了我國第一條戰略級跨國原油進口運輸管道——中哈原油管道,并于2009年建成投產,實現由哈薩克斯坦西部到中國新疆全線貫通。中哈原油管道總體規劃年輸油能力為2000 萬噸,西起里海的阿特勞,途經阿克糾賓,終點為中哈邊界阿拉山口,全長2798 公里。截至2021年,該管道已向我國累計輸送原油超1.5億噸,被譽為“絲綢之路第一管道”。

2009年12月,中國與緬甸能源部簽署中緬原油管道合作協議。中緬油氣管道于2013年5月全線貫通,成為我國第四條能源進口戰略通道;2021年7月,中緬油氣管道配套的千萬噸級煉廠(中石油云南石化)累計加工原油突破4000萬噸。但是由于該方案只能運輸油氣不能運輸貨物,加之緬甸國內戰火不斷,且依然需要經過印度洋,只能作為戰略補充通道。

為消除印度洋航線的安全威脅,我國于2013年5月正式啟動提出中巴經濟走廊合作方案,該項目涵蓋能源、港口、鐵路、公路、機場、農業、通信等多個核心領域。其中最重要的港口建設項目當屬瓜達爾港,根據2015年中巴雙方簽署協定,中國將主導建設瓜達爾港并擁有43年的運營權。該港口位于巴基斯坦海岸線西南部,為巴方三大主要港口之一,距離“世界油閥”霍爾木茲海峽僅有400公里,而中國有60%的能源補給來自中東。在印度洋航線和馬六甲海峽均遭遇破壞攔截的情況下,我國可通過巴達爾港口實現能源轉運,通過鐵路和管道將油氣一路輸送至新疆喀什。目前中巴之間的運輸依賴貨車,其成本是遠洋航運的數倍,兩國規劃還將大規模建設管道和鐵路,中巴之間有喀喇昆山脈阻隔,預計該線路基礎設施建設成本極高。由于我國主要油氣消費集中于東部沿海地區,油氣進入新疆后仍需再運輸4000-6000公里才能抵達主要消費地區。但即便如此,這一輸油管道可以減少85%境外運輸距離,大大提高能源運輸的安全性。

中俄之間緊密的能源合作,可追溯至1996年兩國達成的加速能源合作協議。2014年5月,中俄雙方在天然氣領域正式展開深度合作,其中東線工程于2019年12月正式通氣,設計輸氣量380億立方米/年,西線工程尚在建設之中,預計年輸氣量達300億立方米。雖然兩國簽訂了30年的長期合作協議,但受烏克蘭危機影響,2022年第一季度,我國進口天然氣數量下降5.1%,支付金額卻暴漲68.7%。煤炭、石油的情況也是如此,這種高漲的能源價格,給我國相關企業帶來了巨大的成本上漲壓力。

經過十年大通道建設,中國“三陸一海”能源布局的最后一條管道于2013年完工,我國四大能源進口通道戰略布局基本形成,目前每年進口能力超過1億噸原油和800億立方米天然氣。根據以上分析不難看出,我國早期能源進口的核心地理困局在于如何突破印度洋和馬六甲海峽的潛在威脅。但筆者認為,在現階段“馬六甲”這一地理要塞遠不足以致命,甚至可以說馬六甲海峽威脅論在2016年南海仲裁案之后基本上已經不存在。一方面我國多年來與鄰國友邦建立的良好關系,已形成中巴、中緬和中亞三條陸上能源通道;另一方面我國空軍的作戰半徑已經覆蓋馬六甲海峽。而我國今時今日正在面臨的國際能源地理困局的深層次障礙源于英美為首的西方國家對國際地緣政治干涉與對中國發展崛起的圍堵。

我國對外突破能源地理困局的根本之法

1904年,英國地理學家哈爾福德·麥金德曾經在他的演說《歷史的地理樞紐》中提出陸心說(即心臟陸地說),他認為人類的主要活動都集中于大陸,歐亞大陸必然會成為世界的中心,因此他將歐亞大陸和非洲合稱為“世界島”,把世界島最僻遠的地方稱為“腹地”。“世界島”擁有最多的自然資源、最大人口和經濟規模,掌握亞歐大陸就可以實現經濟內循環,從而邊緣化其他的地緣板塊。

幾乎在同一歷史時期,美國海軍學院院長阿爾弗雷德·馬漢于1911年發表了《海軍戰略論》,認為一國最重要的就是制海權。馬漢的理論基礎源于彼時全球商貿伴隨資本主義工商業以遠超傳統農業和手工業的效率成為美國主要的經濟方式,制海權是保障本國國際貿易航線安全的根本。同時,擁有強大的制海權就可以御敵于國門之外,將國與國之間的利益沖突與本國國土隔絕,在保障航線安全的同時保護本土生產生活秩序。但馬漢并沒有完全否定“陸心說”,在他的構想中,一個國家理想區位就是居于中央位置的島嶼,通過制海權控制遠洋航道,特別是航道上重要港口和海峽,再建立與之匹配的軍事基地并輻射每個周邊地區。以上兩種不同的地緣戰略觀點實際分別對應了英美兩國過去近百年的對外戰略方針,但這兩種理論實質上均從國家戰略安全為出發點,擁有一個共同的經濟發展目標。

由于中國極其特殊的地緣態勢,我國既不屬于海權國也不屬于陸權國。實際上,當今世界僅有一個陸權國即俄羅斯。由于美國本土遠離“世界島”,因而美國每年需要投入巨額的軍費以滿足自身遠距離輻射的目標,具體體現在美國遍布日韓、東南亞和西歐各國的軍事基地和駐軍,借助盟友勢力實現地緣戰略目標。而我國對外突破能源地理困局的根本之法在于聯合“世界島”東西兩側的力量,進一步提高能源在世界島范圍內轉運的安全系數,突破美國對“世界島”的封堵。

如何突破能源地理困局

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應對全球局部戰爭和沖突不斷、國際能源進口航線時刻受到多方威脅、國際大宗能源價格不斷攀升、世界經濟通脹壓力持續增加等情況,我國需要從區域平衡、陸權延伸和海權延伸等多方面著手,突破能源地理困局,切實保障能源戰略安全。

從國內視角看,雖然我國仍舊面臨能源供應和需求地理分布失衡的局面,得益于“西氣東輸”戰略、清潔煤炭發電技術、特高壓組網技術、新能源裝機總量占比快速攀升等有利因素,中國內部能源地理困局的影響有限。雖然新能源產業不斷崛起,但是可以預計的是,我國對原油等傳統石化能源的依賴高峰尚未到來,有學者預計該時間節點將會在2028年前后,因此我國能源對外高度依賴的時代遠未結束。如果短期內無法顯著下降能源對外依存,則保證進口能源渠道的穩定、安全就是突破外部能源地理困局的解決方案。突破之道,關鍵在于陸權和海權的戰略延伸。

中哈原油管道、中巴經濟走廊和中俄天然氣西線項目進入我國的節點均位于新疆,這并不是巧合,因為新疆恰好處于亞歐“世界島”的中心地帶,是我國向亞歐大陸輻射地緣勢力的重要窗口。近年來,我國不斷加大在新疆地區的投資建設,同時也引起西方國家的注意,一些西方媒體造謠抹黑新疆產品,目的是阻撓新疆的發展建設。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新疆作為陸上絲綢之路走出國門的“亞歐陸橋”,不僅其自身為我國東南沿海地區提供了大量的油氣資源,同時在能源接收和轉運方面的地理優越性將進一步凸顯。

我國破解能源地理困局的海權延伸之道,并非在馬六甲海峽,而在于南海。南海除了擁有巨量的海底油氣儲備之外,同時也是極具航運價值的戰略通道。20世紀90年代,由于我國國力薄弱,海軍軍費預算有限,越南、菲律賓等國無端侵占我國南海島礁百余個,對我國在南海海域的能源開采和能源進口航道造成重重阻礙。為此,我國采取“吹沙填海”的方案,2015年先后在南沙建成永暑島(4.33平方公里)、渚碧島(4.3平方公里)和美濟島(5.66平方公里),通過延伸陸權的方式間接延伸海權,為破解能源地理困局提供有力保障。經過近30年的潛心發展,2022年6月17日,搭載電磁彈射技術的第二艘國產航母福建艦終于下水,此舉無疑加強了我海軍在南海海域的威懾力,根據海軍發展規劃,我國在未來20年還將建成、下水5-8個航母戰斗群,以滿足“一艘保養、一艘訓練,一艘戰備巡航”的和平發展需要。通過固定的島礁和移動的航母,均可以提供一個直徑1000公里的火力覆蓋圈和保衛圈,足夠應對絕大多數海外危機,為我國的能源進口保駕護航。

伴隨當下能源短缺問題蔓延至各大新興市場經濟體,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秘書長巴爾金多稱:“歐洲和全球很多地方的能源危機敲響了警鐘,一切都歸結到整個石油與天然氣行業投資的問題上。”短期來看,一旦遭遇地理性能源封鎖,我國將被迫啟用位于舟山、鎮海、大連、黃島、獨山子等國家石油儲備洞庫和9個國家石油儲備基地,以及社會儲備空間,可以提供約6000萬噸石油。但對比我國2021年全年6.9億噸的石油消費總量,如果國際石油供應中斷,且在短期內難以迅速增產的背景下,我國的儲備僅能滿足國內30天左右的消費,這一儲備量距離90天的國際原油安全儲備要求相差甚遠。2020年,我國開始大規模建設戰略儲備洞庫,以滿足更長遠的石油儲備需求,目前雖然暫時還沒達到90天的標準,但是II期和II期項目竣工之后將會大大提高我國戰略儲備空間。

中長期來看,破解我國能源地理性困局的目標是要逐步實現能源自給自足。“一帶一路”倡議幾乎覆蓋所有原油供應國,烏克蘭危機加劇全球能源供需失衡、板塊撕裂,中國亦難獨善其身。根據俄羅斯海關公布的數據,2022年5月俄羅斯向中國的能源出口量再創新高,總金額達102.7億美元,其中原油747.7億美元,超越沙特阿拉伯成為中國最大的石油供應國。這是我國在當前國際局勢下做出的合理選擇,揚長避短,提高油氣陸路運輸比例。在碳中和的背景下,中國新能源裝機容量和發電量將迅速增加,預計到2030年新能源發電裝機容量將達到16.4億千瓦,占裝機容量的43.2%。新能源產業的發展,核心在于統籌調度、技術破局、發揮“政府+市場”的合力。新能源產業的井噴式發展,將給我國長期能源自給自足帶來新的希望。

(作者為北京理工大學管理與經濟學院應用經濟系教授,北京理工大學能源與環境政策研究中心教授)

【參考文獻】

①白永秀、王頌吉:《絲綢之路經濟帶的縱深背景與地緣戰略》,《改革》,2014年第3期。

②劉衛東:《“一帶一路”戰略的科學內涵與科學問題》,《地理科學進展》,2015年第5期。

③王歷榮:《印度洋與中國海上通道安全戰略》,《南亞研究》,2009年第3期。

責編/李一丹 美編/宋揚

聲明:本文為人民論壇雜志社原創內容,任何單位或個人轉載請回復本微信號獲得授權,轉載時務必標明來源及作者,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周小梨]
亚洲av综合色区无码一区